主页 > K润生活 >监管金融科技渐进调校或革命创新? >

监管金融科技渐进调校或革命创新?


2020-07-26


监管金融科技渐进调校或革命创新?

    监管金融科技渐进调校或革命创新?

    路透社近日引述一份由德勤会计师事务所对环球风险管理进行调查的报告,当中所说的论点,“近年金融科技公司的突然冒起,是对金融企业风险管理的一项主要挑战”。报告指出,金融科技公司对金融界及其服务可能潜在干扰,构成策略性威胁,特别是在借贷、支付、财富管理及财物和伤亡保险方面。

    一方面由于以往对金融科技缺乏监管,另一方面传统银行对创新科技的适应性乏善可陈,导致金融科技公司由原先提供一般支援工序的营运模式,进而直接参与贸易、投资、零售银行等业务,变成银行业直接竞争者。

    国际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的调研指出,全球大型金融机构可能在未来三至五年间,被金融科技公司抢去总收入的24%。一些金融科技公司正尝试把大数据与科技结合,为小投资者提供以众筹方式于小型企业中投资。

    过去数年,负责监管的机构苦苦思量应如何应对“金融科技”掀起的革命。大概可分两思维模式:一派认为应视金融科技公司为传统银行业的一部分,以相同条例但按演变速度,同步“渐进式调校”;另一派则认为应视它们为独立自主界别,应以创新“革命”思维,专为这行业度身制订独特监管规程。

    鼓励研发创新思维

    美国银行业界曾不断向监管机构施压,要求金融科技公司应面对规管传统银行同样标準的监管规程。但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副主席麦克亨利却另持己见,呼吁规程制订团体应仿效英国,採用可被视为对创新意念的革命性思维。麦克亨利提出的金融服务创新法案建议成立负责监管金融科技的跨政府部门监管体系,重点在于鼓励金融业界研发创新思维,以新创金融服务创新办公室(FSIO)协调规管金融科技公司新研发的创新金融产品引进相关市场。

    如此一来,提供银行业务的金融科技公司便不会被迫跟随传统银行同样的模式,从而扼杀小型企业创新能力。反之,前述法案将容许“电脑软件Beta版本验收测试”对创新产品进行测试一段时间,让新的监管规程、创新的机遇,以及有理据支持的量度工具,在引入相关企业前可充分测试和适度调校。

    香港鉴于现存相关法例追不上创新科技步伐,金融科技专家呼吁更完善的监管规程来协助行业茁壮成长。去年九月,在梁振英担任特首期间,香港金融管理局推出具新意念的“金融科技监管沙盒”机制,沙盒是个设有前设条件的小规模试验场,让银行业试行与金融服务相关的新科技和应用。“金融科技监管沙盒”的概念与美国金融服务创新法案的“电脑软件Beta版本验收测试”相似,让银行业可更快、更低成本收集实用数据和用户意见,另一方面有助金管局更有效地评估对新产品所需的监管措施。

    金融科技全球领导

    腾讯控股有限公司法律总监马天泰对此并不苟同,“香港的沙盒机制只适用于银行业界,但新创公司又如何?这机制并没有容许新创企业参与。问题在于传统金融机构是否有足够经验研发和开拓金融科技。”明显地,马天泰对採取以传统银行业方式规管金融科技公司,存在极大疑虑。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曾表示期望新一届政府可拓展创新及科技与创意两项新兴产业,为年轻人提供更多优质就业机会。香港特区是环球金融中心,拓展创新及科技与创意两项新兴产业,必定包括“金融科技”。港府有责任为“金融科技”的研发提供良性平和、适合发展的环境,因此只能期望港府在开拓监管“金融科技”这行业上,展示多一些富有想像力和果敢大胆的眼光和思路。

    至于中国,它一般被视为在“金融科技”这行业上的全球领导者,亦是经营流动支付和金融科技服务公司,例如阿里巴巴集团旗下蚂蚁金融服务集团、腾讯控股有限公司的大本营。蚂蚁金服经营在线支付系统支付宝;腾讯控股则经营合併微信与在线支付功能的微信钱包。

    欢迎合理监管规程

    据市场调查公司艾瑞谘询的调研显示,支付宝与微信钱包佔中国第三方在线支付市场超过70%,用户远超10亿。据《南华早报》报道,中国人民银行数据显示,使用流动支付的人数一六年飙升至4.59亿纪录新高,较一五年升31%;流动支付总额更升46%至157.6万亿。今年首季总额续升16%。

    虽然有部分人认为“金融科技”在中国遍地开花,是因缺乏一个相对严谨的监管体系所致。诚如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在今年六月出席青岛举行的中国财富论坛时指出:“中国金融监管较宽鬆,若它是个僵化、教条主义式监管,相信今天在中国冒起的支付宝、微信钱包等新式支付平台都难以出现。”但这论点并非所有人赞同。一些金融科技新兴公司期望可有较严谨的监管条例来平衡整个行业。

    在线投资平台数来宝金服董事长兼行政总裁于思博欢迎政府有更多“合理”监管规程,“如果订定的规程清晰又合理,诚实可靠的公司才有成功机会。当规例切实执行时,一切情况都变得公平合理。毋庸置疑,一个清晰合理的监管机制,肯定可协助金融科技新兴公司成长茁壮。”清晰、易明及有效的监管规程,更可保护透过金融科技公司投资的顾客,免令他们堕入如e租宝的庞氏骗局中。

    建立健全管理机制

    中央政府亦认同“金融科技”行业需要较佳、较严谨和较合适的监管规程,一方面可鼓励创新活力,另一方面可提升监管效率和质量。去年十月,中央政府开始收紧对在线金融市场的监管,特别是P2P行业的整合。今年五月,中国人民银行成立金融科技委员会,积极利用人工智能强化监管科技建立健全金融科技创新管理机制,提升对参与者的监管和深入研究金融科技发展对金融市场和金融稳定领域的影响。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锋在一篇文章中指出:“金融科技在中国发展异常迅速,中国亦已成为这方面的全球领导者。这对监管机构应如何防範因金融科技行业突然冒起而引发的破坏性风险构成巨大挑战。”监管机构面对的困难是多方面的。若监管条例太宽鬆,将导致非传统金融服务一窝蜂出现及大受欢迎,削弱经政府认可或支持的金融体系的重要性,继而抑制政府监管宏观经济能力。若监管条例太严谨,则会扼杀创新动力,进而蚕食中国现今作为全球金融科技的领导地位。

    央行筹发数字货币

    另一项困难是,监管机构要发挥应有作用,便需不断保持对新研发、新拓展的金融科技的认知同步。但历史经验显示,监管机构往往追不上专业人士和消费者步伐,不时变得后知后觉。

    在“金融科技”这领域,大数据、云端运算、区块链等科技的出现,意味着监管者不单要时刻与这些新科技同步,还要清楚明白这些高端科技的运作模式,及以创新性思维制订相关监管规程。

    以监管比特币为例,中国人民银行在一四年成立发行电子法定货币专门研究小组,一六年十一月开始筹备数字货币研究所,同年十二月廿八日宣布于电子法定货币取得阶段性成果,以及在今年一月启动区块链技术在金融行业的测试。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较早前出席博鳌亚洲论坛年会时表示,目前并没有数字法定货币发行时间表,但数字货币作为法定货币必须由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的发行、流通和交易,都应遵循传统货币和数字货币一体化的思路,实施同样原则的管理,但会以一系列技术手段、机制设计和法律法规,来确保体系运作的安全。

    对使用比特币的人而言,不管它的生产技术是甚幺,吸引他们的是比特币的匿名性和难以追查的特点,而非技术本身。故此比特币肯定不会被一个由政府倡议、发行和监管的数字货币所取代。

    广泛普及电子货币

    不过,由政府发行的数字货币仍然有其吸引的地方。目前全球对比特币的监管均着重于防止其涉及犯罪和恐怖活动,以及被利用作为洗黑钱的工具。中国在这方面显示出突破性思维。英文谚语有所谓“如果打不过你的对手,乾脆成为他们一分子”,与其尝试监管一些在能力範围外的东西,不如设法将其边缘化。不容否认的是,由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不可能在匿名特性上取代比特币,亦不能杜绝比特币继续被用在非法用途上。但官方数字货币对合法使用者而言,却是一种取代比特币的吸引替代品,尤其是这数字法定货币可被全中国经济所接纳。

    日本正以类似的概念,容许一些大型零售商如Bic Camera、Recruit Lifestyle、AirRegi等接纳比特币为货币般使用。纵观中国经济的规模,如果一种由“官方”发行的数字法定货币,可毫不费力地在正当用途上取代比特币,被国民普遍接纳为流通电子货币,中国被称为“电子金融”的全球领导者,可说是当之无愧。这样的监管模式,更肯定是“革命性创新思维”。

    锺立雄暨经济研究小组



上一篇:
下一篇: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凯发体育VIP|集生活消费网站|百姓在线了解民生|网站地图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利奥国际平台手机APP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大三元APP